關於部落格
旅行袋
  • 14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六旬老人不滿女兒鬧離婚欲起訴討啃老費

  都說大城市房價貴、物價高,而辛苦一輩子的老人們心疼兒女,通常會節衣縮食為兒女們在城市生活“貢獻”點力量。近日,年過六旬的老人曾女士找到新安晚報、安徽網記者表示,她想把女兒女婿告上法庭,要求還“啃老費”。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?記者進行了調查。   老人想討要“啃老費”   準備將女兒女婿告上法院的,是租住在合肥包河區桐城綠苑的曾女士,今年已經63歲了。   曾女士並不是合肥人,來自河北石家莊,但她的女兒和女婿都在合肥一高校工作。2007年,外孫女出生後,為了給女兒減輕負擔,退休後的她專程從石家莊來到合肥。   生活中,老人盡自己最大努力幫襯著女兒女婿一家。近一年來,由於女兒女婿鬧矛盾,夾在中間受氣的老人只好帶著外孫女租房住。   昨天,記者見到了老人手寫的民事起訴狀。訴狀中,老人要求“女兒女婿歸還自己和老伴以前匯寄給他們的錢及相應利息,醫葯費、家庭生活用品(折價)合計472572元;精神損失費5萬元;承擔該案訴訟費用”。   老人在訴狀中稱,女兒結婚時,女婿家條件不好。女兒女婿的結婚費用、買房、裝修、購置家庭生活用品,她和老伴付出巨大。現在孩子們都有很好的工作,年收入近30萬元,但仍在啃老。“我們已年過六旬,不可能再指望他們將來回報,現請求人民法院依法判決,歸還我們的錢財。”老人在訴狀最後寫道。   長長證據清單滿是愛   2002年4月,女兒女婿領證結婚,婚紗照1500元。   2003年5月,女兒女婿辦婚禮,請婚慶公司2600元、租車8輛1600元、酒席桌28000元,其它費用17000元。   2003年6月,為了支持正在念書的女婿江傑念書,我從家匯了22500元。   2004年至2008年,女婿因用眼過度,專門從老家購買中藥共180盒,共2844元。   ……   昨天,記者看到了曾女士擬出的長長清單,用鋼筆小楷寫滿3張A4紙。在這份名為《錢、物品詳單及證據》的單子上,總共記載了16個大項近50個小項,總計價值47萬餘元。   清單上,老人記載的內容幾乎都與女兒女婿生活中遇到的難處有關,如“女兒要學駕照”“女婿要洗牙”“女婿喜歡吃核桃”“女兒的電腦壞了”“外孫女的小推車”……所有的內容,沒有一項與老人自己的花銷有關。“這哪裡是一份證據,簡直就是一份愛的清單。”看完記者提供的這份清單,安徽華騰律師事務所的胡海主任這樣感慨。   不滿女兒女婿鬧離婚   當記者問起為何要起訴女兒女婿時?曾女士有點激動,眼淚止不住往下掉。“都怪他們不珍惜自己的小家庭,非鬧著要離婚,一個幸福的家庭眼瞅著就要完了!”說起這些,老人仍然忍不住心疼和惋惜。   原來,曾女士只有劉娟這麼一個獨生女,打小就出類拔萃,性格要強,大學畢業後還留校教書,有很好的條件。女大不中留,心疼女兒的曾女士也開始四處留心好小伙,希望女兒將來有個好歸宿。挑來挑去,老人就相中了朋友的兒子江傑。這小伙聰明、朴實、高學歷,唯一的缺點就是家庭條件稍差。   曾女士並不介意江傑的家境,開始撮合女兒跟江傑戀愛。還好,女兒也一眼看上了江傑,兩人相戀兩年後順利結婚。   一開始,小夫妻分居兩地,矛盾不多。為了家庭,劉娟辭去了大學工作,來到合肥團聚。共同生活不久,這對小夫妻就不太合拍,生活中總是別彆扭扭。近兩年,小夫妻矛盾大爆發,今年初還鐵了心鬧離婚。“法院都上了幾回,見面就跟仇人似的。”曾女士說。   女兒女婿自己都過不下去了,老人自然在中間夾著受氣。曾女士說,你說當年我們父母這麼下力氣去支持他們,就是想要他們好好過,自己和老伴後面的人生有個盼頭。現在什麼都盼不了,就只能去要了。(文中人物為化名)   □對話   只想讓他們明白沒有什麼愛是理所當然的   記者:你起訴女兒女婿,他們知道這事嗎?   曾女士:女兒知道,她說無所謂,尊重我的決定。女婿可能不知道,我好久沒見到他了。   記者:起訴之後,你不怕女兒女婿會恨你?   曾女士:怕,怎麼會不怕,都是自己的孩子,我也不想丟他們的面子。   記者:你覺得法院會受理嗎?   曾女士:應該會,我幾天前去包河區法院立案庭咨詢過法官了,他們說能立案。當時接待我的法官還幫我修改了起訴書,什麼地方要加內容,什麼證據材料還要補充。   記者:你覺得法院會支持你的訴求嗎?   曾女士:不知道,我對結果其實沒什麼具體的要求。   記者:起訴就是為了獲賠啊,為什麼會不在意賠償結果?   曾女士:我和老伴都有正式工作,退休了有工資,也積累了一些養老資產。我們年紀這麼大了,足夠我們自己生活了。現在的年輕人,都只看到自己,從沒想過我們老人為他們付出多少,即使知道我們付出了都認為理所應當。我這樣做,只為爭個理,讓他們明白沒有什麼愛是理所當然的。法院最終即使只判一塊錢,我都覺得是好事。   □律師   老人的“付出”能要回嗎?   “我覺得,如果老人有充分的證據,證明他女兒女婿的行為是‘啃老’,其訴求是有望得到支持的。”採訪中,安徽華騰律師事務所胡海主任說,“啃老”這種行為其實涉嫌侵犯父母的財產權。   胡主任告訴記者,根據老年人權益保護法規定,老年人對個人的財產,依法享有占有、使用、收益和處分的權利,子女或者其他親屬不得干涉,不得以竊取、騙取、強行索取等方式侵犯老年人的財產權益。在這起案件中,老人的子女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且有獨立生活能力,如果有證據證明他們“住父母的房、吃父母的飯,拿父母的錢”的行為是強行的,就涉嫌侵犯父母的財產權,老人的維權就有可能得到法院的支持。  安徽眾佳律師事務所施鮑中律師則認為,該案中曾女士以前匯寄給女兒女婿的錢及相應利息,應該分為兩種性質:如有約定,屬於贈與,已經生效,很難再撤銷;如無約定,可按照借款或不當得利處理,可以主張予以返還,“其它訴求,我覺得難以實現。”  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